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 二 十 四 章 ( 終 章 ) : 休 止 之 時

同 日 09 時 46 分 , 戰 鬥 宙 域
 

「 瘋 狂 ! 那 簡 直 完 全 是 瘋 狂 ! 」

“ 古 華 特 羅 • 巴 茲 拿 ” 的 艦 長 看 著 自 軍 的 陣 勢 被 衝 潰 , 而 且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損 失 報 告 以 數 分 鐘 一 個 的 速 度 傳 到 他 的 耳 中 ; 不 但 是 自 軍 已 經 開 始 崩 潰 , 連 他 自 己 的 精 神 也 開 始 崩 潰 掉 。

「 艦 長 ! 一 艘 ” 麥 哲 倫 ” 級 戰 艦 從 正 面 接 近 中 ! 」
 

面 對 著 這 樣 的 緊 急 情 況 , 艦 長 不 但 沒 有 果 斷 的 下 達 指 令 , 反 而 只 是 雙 手 抓 著 頭 在 咒 罵 著 。

不 久 , 兩 艘 艦 以 數 公 尺 的 極 短 距 離 迎 頭 擦 過 , 雙 方 都 因 為 懼 怕 如 此 近 距 離 使 用 大 火 力 武 裝 會 做 成 嚴 重 的 後 果 , 因 此 只 是 以 艦 上 的 小 口 徑 近 迫 武 裝 攻 擊 對 方 。 雖 然 雙 方 都 無 法 對 對 方 造 成 嚴 重 的 損 害 , 但 是 也 把 對 方 的 艦 身 裝 甲 打 成 蜜 蜂 窩 似 的 。

隨 後 , 位 於 “ 古 華 特 羅 • 巴 茲 拿 ” 後 方 不 遠 的 一 艘 ” 穆 沙 卡 ” 級 卻 不 如 前 者 這 麼 幸 運 , 和 那 艘 ” 麥 哲 倫 ” 級 戰 艦 撞 在 一 起 。 雖 然 兩 艘 艦 艇 並 未 因 此 沉 沒 , 但 是 卻 失 去 了 戰 鬥 力 在 戰 區 中 漂 浮 著 。
 

而 這 樣 驚 心 動 魄 的 場 面 不 但 對 艦 艇 的 舵 手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考 驗 , 艦 艇 的 指 揮 官 亦 只 要 一 個 不 留 神 便 會 與 其 他 的 艦 艇 相 撞 ; 連 MS 駕 駛 員 也 不 例 外 , 他 們 既 要 閃 避 在 戰 區 橫 飛 的 砲 火 , 現 在 更 要 連 橫 衝 直 撞 的 艦 艇 也 要 一 並 避 開 。
 

「 亞 伯 拉 罕 ! 你 下 一 步 打 算 如 何 ? 」 奧 爾 以 私 密 通 訊 頻 道 質 問 著 穆 特 斯 。

而 穆 特 斯 好 像 不 太 喜 歡 對 方 打 擾 著 他 而 怒 道 : 「 那 你 認 為 除 了 殺 敵 , 還 有 其 他 選 擇 嗎 ? 」

不 過 奧 爾 立 即 反 駁 道 : 「 你 認 為 現 在 我 們 還 有 勝 利 的 希 望 嗎 ? 快 點 下 令 全 軍 停 止 戰 鬥 吧 ! 你 想 大 家 一 起 死 掉 嗎 ? 」

「 我 可 以 放 棄 自 己 的 理 想 嗎 ? 我 寧 可 跟 著 自 己 的 理 想 消 失 , 也 不 願 放 棄 理 想 生 存 下 去 ! 即 使 能 放 棄 理 想 , 我 還 能 放 得 下 伯 明 罕 的 仇 嗎 ? 」
 

「 為 了 理 想 和 報 復 便 可 以 讓 部 下 白 白 犧 牲 嗎 ? 清 醒 一 點 吧 ! 我 們 是 不 進 行 沒 意 義 的 戰 鬥 和 犧 牲 的 ! 」 奧 爾 也 想 不 到 他 會 這 樣 的 質 疑 穆 特 斯 。
 

但 是 穆 特 斯 卻 一 句 話 也 聽 不 進 耳 : 「 我 絕 不 會 下 達 停 火 命 令 ! 」
 

「 那 麼 … … 由 我 來 下 令 吧 ! 我 已 經 不 想 再 有 人 因 那 些 無 謂 的 理 想 和 仇 恨 而 白 白 犧 牲 … … 」

隨 即 , 在 ” 奧 汀 ” 駕 駛 倉 內 的 穆 特 斯 便 看 到 在 旗 艦 的 方 向 出 現 數 枚 信 號 彈 , 而 這 些 信 號 彈 所 構 成 的 正 正 就 是 停 火 的 信 號 , 很 明 顯 奧 爾 這 傢 伙 已 經 越 過 了 他 的 權 限 下 令 全 軍 停 火 , 而 戰 鬥 也 自 信 號 發 出 後 開 始 慢 慢 的 停 止 。
 

而 穆 特 斯 看 著 這 個 情 景 , 不 但 感 到 被 出 賣 , 更 感 到 無 比 的 憤 怒 : 「 奧 爾 • 艾 克 ! 你 這 個 叛 徒 ! 」
 

他 一 面 怒 不 可 遏 的 吼 道 , 一 面 用 力 的 把 腳 下 的 踏 板 壓 至 底 , ” 奧 汀 ” 立 即 向 著 信 號 彈 射 的 位 置 衝 去 。

而 在 ” ν 高 達 改 ” 內 的 歐 文 雖 然 看 到 對 方 慢 慢 的 放 下 武 器 , 但 是 部 份 人 仍 依 舊 在 進 行 垂 死 的 反 抗 , 而 數 台 正 想 放 下 武 器 的 MS 便 因 此 被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無 情 的 擊 毀 。

「 在 幹 什 麼 ? 上 級 下 了 停 火 還 要 抵 抗 , 想 把 那 些 已 放 下 武 器 的 同 袍 害 死 嗎 ? 」 歐 文 看 著 這 樣 混 亂 的 情 況 不 禁 的 抱 怨 道 。

就 在 此 時 , 一 台 埋 伏 在 一 艘 ” 穆 沙 卡 ” 級 的 殘 骸 內 的 居 勒 • 德 卡 走 了 出 來 , 並 以 光 束 機 槍 向 著 ” ν 高 達 改 ” 掃 射 , 但 是 ” ν 高 達 改 ” 卻 沒 有 改 變 到 航 道 , 只 是 微 微 的 擺 動 左 手 把 盾 牌 上 的 光 束 砲 砲 口 , 然 後 對 著 目 標 射 出 兩 道 光 束 便 張 揚 而 去 。
 

至 於 那 台 MS 的 下 場 是 如 何 , 歐 文 根 本 沒 有 心 情 去 確 定 , 因 為 戰 爭 到 了 這 時 已 經 大 致 完 結 , 而 敵 軍 停 止 反 抗 也 只 是 時 間 上 的 問 題 。

就 在 此 時 , 一 道 由 古 德 里 安 司 令 發 出 的 廣 播 通 訊 傳 到 歐 文 那 裡 : 「 全 體 在 戰 區 的 新 • 奧 干 軍 , 戰 爭 已 經 結 束 了 。 我 們 地 球 聯 邦 軍 已 經 接 受 你 們 指 揮 官 的 停 火 要 求 , 不 論 勝 負 與 否 都 請 停 止 戰 鬥 , 我 們 再 沒 必 要 增 加 雙 方 的 傷 亡 , 繼 續 戰 鬥 只 是 不 智 的 做 法 , 因 為 增 加 對 方 的 傷 亡 已 經 再 沒 有 意 義 了 。 另 外 , 請 所 有 地 球 聯 邦 軍 部 隊 協 助 解 除 新 • 奧 干 軍 的 武 力 , 而 新 • 奧 干 軍 也 請 務 必 合 作 … … 」
 

「 那 個 老 頭 真 是 的 … … 」 歐 文 一 面 聽 著 這 個 廣 播 一 面 苦 笑 道 。
 

就 在 此 時 , 一 道 十 分 慌 張 的 聲 音 傳 了 進 來 : 「 這 裡 是 第 三 小 隊 , 我 們 在 這 裡 遇 上 了 麻 煩 的 傢 伙 , 要 求 增 援 ! 重 複 要 求 增 援 。 」
 

「 這 裡 是 第 五 十 二 大 隊 指 揮 , 增 援 正 在 途 中 。 」 歐 文 十 分 簡 單 直 接 的 回 應 了 一 句 。
 

接 著 歐 文 很 快 便 找 到 了 目 的 地 的 位 置 , 正 是 他 的 左 前 方 的 位 置 , 而 且 在 現 在 這 個 時 候 也 不 難 看 到 MS 在 進 行 纏 鬥 飛 行 的 軌 跡 和 縱 橫 的 光 束 , 從 光 束 的 密 度 看 來 戰 鬥 是 十 分 激 烈 的 進 行 著 。

而 在 戰 鬥 空 域 , 穆 特 斯 駕 著 ” 奧 汀 ” 如 瘋 子 似 的 與 三 台 ” 積 根 ” 展 開 追 逐 , 然 而 ” 奧 汀 ” 不 斷 的 以 身 上 的 光 束 砲 向 著 對 方 攻 擊 , 但 是 卻 無 一 命 中 。 不 過 面 對 著 如 此 強 大 的 火 力 , 三 台 ” 積 根 ” 只 有 不 斷 的 迴 避 , 即 使 反 擊 也 只 是 希 望 牽 制 著 對 方 。

「 逃 不 了 的 ! 」 穆 特 斯 在 駕 駛 倉 內 吶 喊 著 。

在 穆 特 斯 吶 喊 的 同 時 , 腰 部 的 兩 門 米 加 粒 子 砲 立 即 向 著 前 方 的 目 標 吐 出 擴 散 狀 的 光 束 。 光 束 猶 如 漁 網 般 想 把 那 三 台 ” 積 根 ” 捕 捉 著 一 樣 , 在 它 們 四 周 高 速 散 開 。 而 當 中 的 兩 台 便 因 反 應 不 及 , 正 正 的 撞 在 光 束 上 被 轟 個 粉 碎 。
 

突 然 , 三 道 光 束 由 下 向 上 的 在 奧 汀 面 前 飛 過 , 逼 使 奧 汀 立 即 把 逆 向 推 進 器 全 都 啟 動 , 藉 此 配 合 AMBAC 動 作 來 作 緊 急 煞 停 。

當 穆 特 斯 正 想 看 看 是 什 麼 東 西 射 來 的 光 束 時 , 一 台 淺 紫 色 的 MS 便 出 現 在 他 眼 前 : 「 嘖 ! 又 是 你 ? 」

「 放 下 武 器 吧 ! 戰 爭 已 經 完 結 了 。 」 穆 特 斯 的 通 訊 耳 機 傳 來 了 對 方 的 勸 籲 。

但 是 穆 特 斯 卻 怒 氣 沖 沖 的 道 : 「 又 是 你 ? 為 什 麼 你 一 直 也 要 礙 著 我 ! 」
 

說 罷 , 奧 汀 便 拔 出 光 束 劍 狠 狠 的 向 著 那 台 MS 砍 去 。 但 是 那 台 MS 的 動 作 卻 如 閃 電 般 , 一 手 便 把 奧 汀 手 上 的 光 束 劍 打 掉 , 而 且 更 以 右 腳 把 奧 汀 腰 部 的 兩 門 米 加 粒 子 砲 踢 毀 。

「 可 惡 ! 這 台 ” 高 達 ” 的 動 作 速 度 為 什 麼 會 變 得 這 麼 快 ? 」
 

面 對 著 ” ν 高 達 改 ” 那 超 乎 想 像 的 速 度 , 穆 特 斯 根 本 連 反 應 的 時 也 沒 有 便 被 毀 了 兩 門 米 加 粒 子 砲 和 失 掉 了 手 上 最 後 的 武 器 。

但 是 穆 特 斯 並 沒 有 放 棄 抵 抗 , 操 縱 著 ” 奧 汀 ” 和 對 方 打 起 肉 搏 戰 來 。 然 而 ” ν 高 達 改 ” 只 是 一 直 迴 避 著 , 並 沒 有 作 出 反 擊 。

在 ” ν 高 達 改 ” 內 的 歐 文 再 一 次 警 告 對 方 : 「 這 是 最 後 一 次 警 告 ! 若 果 不 停 止 抵 抗 , 我 不 排 除 將 你 擊 落 ! 」

「 擊 落 ? 那 你 就 擊 落 給 本 大 爺 看 看 吧 ! 」

隨 即 , ” 奧 汀 ” 便 一 記 重 拳 轟 在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的 臉 上 , 打 得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眼 部 用 來 保 護 攝 影 機 的 鏡 片 粉 碎 了 , 而 在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的 球 形 駕 駛 倉 內 壁 的 螢 幕 也 脫 落 了 一 部 分 。

「 你 還 想 繼 續 讓 無 意 義 的 戰 鬥 進 行 下 去 嗎 ? 你 這 白 痴 ! 」 歐 文 的 怒 火 終 於 爆 發 了 。
 

同 一 時 間 ,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的 右 拳 也 重 重 的 擊 中 ” 奧 汀 ” 的 頭 部 。

「 什 麼 沒 意 義 ? 如 果 就 這 樣 停 止 , 那 死 去 的 人 便 死 得 更 加 沒 意 義 ! 」 穆 特 斯 又 回 了 對 方 一 拳 。

「 因 為 這 樣 便 可 以 令 更 多 的 人 死 於 沒 意 義 的 死 亡 之 中 嗎 ? 」

「 人 放 棄 了 理 想 , 即 使 生 存 也 沒 有 意 義 。 而 貫 徹 自 己 的 理 想 便 是 我 的 理 由 。 」
 

「 那 麼 , 我 的 理 由 便 是 停 止 無 意 義 的 殺 戮 ! 」

「 什 麼 無 意 義 的 殺 戮 ? 如 果 殺 戮 根 本 沒 有 意 義 , 那 人 根 本 不 會 進 行 殺 戮 這 樣 的 行 為 ! 」

「 那 最 後 你 會 得 到 什 麼 ? 什 麼 也 沒 有 啊 ! 如 果 什 麼 也 得 不 到 , 那 一 個 行 為 也 有 意 義 嗎 ? 」

「 至 少 我 不 用 在 英 靈 殿 上 無 顏 面 去 面 對 死 去 的 同 袍 ! 至 少 對 他 們 有 一 個 交 代 , 至 少 我 有 為 了 大 家 的 理 想 奮 鬥 過 ! 」
 

「 好 一 個 為 死 人 而 戰 的 傢 伙 ! 為 了 死 了 的 人 而 死 更 多 的 人 , 這 是 一 個 軍 人 值 得 做 的 行 為 嗎 ? 死 去 的 人 是 毫 無 價 值 , 但 是 活 著 的 人 卻 擁 有 無 限 的 價 值 啊 ! 」
 

兩 台 MS 你 一 拳 我 一 腳 , 活 像 是 在 它 們 體 內 的 男 人 在 打 架 似 的 。

這 已 經 不 再 是 新 • 奧 干 和 地 球 聯 邦 的 戰 鬥 , 而 是 兩 個 男 人 、 兩 台 MS 之 間 的 戰 鬥 。 這 兩 個 男 人 背 負 著 兩 種 不 同 的 理 由 和 理 想 而 戰 : 一 個 為 了 殖 民 地 脫 離 困 苦 的 理 想 而 戰 , 而 另 一 個 則 為 了 自 己 的 職 責 而 戰 。

理 想 與 理 想 之 間 的 衝 突 , 在 人 類 歷 史 上 已 經 發 生 了 很 多 次 , 而 且 也 多 次 令 人 類 差 點 因 這 些 衝 突 而 毀 滅 , 舊 世 紀 的 兩 次 世 界 大 戰 , 還 有 十 多 年 前 的 一 年 戰 爭 , 這 些 都 令 到 人 類 瀕 臨 滅 亡 的 邊 緣 。 但 是 人 類 在 數 千 年 、 數 萬 年 的 歷 史 之 中 , 也 沒 學 會 在 衝 突 之 中 找 出 平 衡 點 。 這 究 竟 是 人 類 的 天 性 根 本 是 不 能 出 找 這 樣 的 平 衡 點 , 還 是 人 類 根 本 懶 得 去 找 ? 沒 有 人 知 道 , 也 沒 有 人 想 知 道 。

「 失 去 了 理 想 , 日 後 也 可 以 找 到 另 一 個 理 想 啊 ! 」 歐 文 說 。
 

此 時 , ” ν 高 達 改 ” 以 右 手 夫 抓 著 了 對 方 正 在 揮 動 著 的 右 手 , 但 是 ” 奧 汀 ” 卻 把 腰 部 的 米 加 粒 子 砲 啟 動 。

「 到 此 為 止 了 ! 」 穆 特 斯 像 發 表 勝 利 宣 言 似 的 呼 叫 。

「 還 沒 ! 」

就 在 千 鈞 一 髮 之 間 , ” ν 高 達 改 ” 以 左 手 擊 向 ” 奧 汀 ” 的 腰 部 , 並 把 裝 置 在 那 裡 的 米 加 粒 子 砲 擊 毀 。 不 過 在 砲 內 正 在 退 縮 的 粒 子 卻 因 受 到 了 外 來 刺 激 , 而 發 生 了 爆 炸 共 把 ” ν 高 達 改 ” 的 左 腕 和 左 腿 炸 毀 。
 

「 如 果 你 要 為 貫 徹 理 想 而 死 , 那 麼 我 便 成 全 你 吧 ! 」 歐 文 在 爆 炸 的 火 光 照 耀 下 怒 道 。

同 一 時 間 , ” ν 高 達 改 ” 也 把 ” 奧 汀 ” 的 右 臀 整 條 拉 扯 下 來 , 並 以 這 條 斷 臂 重 重 的 向 著 它 原 本 的 主 人 的 頭 部 不 斷 的 敲 擊 , 直 到 ” 奧 汀 ” 的 頭 部 完 全 被 打 得 變 型 為 止 。 位 於 頭 部 的 駕 駛 倉 因 遭 到 毀 滅 性 的 破 壞 , 而 令 駕 駛 員 死 亡 、 MS 的 機 能 停 止 。
 

歐 文 看 到 ” 奧 汀 ” 的 機 能 完 全 停 止 後 , 便 對 著 通 訊 器 疲 累 的 道 : 「 這 裡 是 簡 勒 … … 麻 煩 的 東 西 已 經 被 擊 毀 , 剩 下 的 交 由 後 續 負 責 , 我 現 在 開 始 回 航 … … 」

宇 宙 世 紀 0095 年 3 月 15 日 10 時 30 分 , 新 • 奧 干 軍 完 全 停 止 抵 抗 , 並 且 接 受 地 球 聯 邦 軍 解 除 武 裝 的 要 求 , 所 有 艦 艇 及 MS 等 裝 備 被 扣 留 於 月 神 二 號 。 新 • 奧 干 核 心 成 員 大 部 份 陣 亡 或 下 落 不 明 , 武 裝 力 量 遭 到 毀 滅 性 打 擊 , 而 由 新 • 奧 干 發 動 的 武 裝 衝 突 經 歷 約 一 個 多 月 後 便 正 式 結 束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