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十八章:這是我的理由!

 

 

宇 宙 世 紀 0095 年 3 月 13 日 , 1644 時

月 面 方 面 戰 區 F 地 段 , 新 • 奧 干 軍 艦 隊 仍 然 因 地 球 聯 邦 軍 的 MS 部 隊 奮 力 阻 擋 , 而 未 能 如 期 撤 離 戰 區 。
 

此 時 , 新 • 奧 干 軍 負 責 護 衛 艦 隊 的 部 隊 已 經 與 地 球 聯 邦 軍 的 截 擊 部 隊 陷 入 激 烈 的 混 戰 當 中 。
 

「 快 把 那 些 " 狙 擊 手 " 幹 掉 啊 ! 」

一 名 新 • 奧 干 軍 的 指 揮 官 對 著 通 訊 器 大 叫 。

但 是 光 是 喊 叫 又 有 何 用 呢 ? 在 他 們 眼 前 的 地 球 聯 邦 軍 也 清 楚 他 們 的 首 要 目 標 是 負 責 攻 擊 新 • 奧 干 艦 隊 的 Rx-94m[SP]" 量 產 型 υ 高 達 狙 擊 型 " , 所 以 地 球 聯 邦 軍 也 全 力 阻 止 他 們 向 前 再 踏 進 一 步 。

在 混 戰 中 , 又 一 部 " 居 勒 • 德 卡 " 被 轟 個 粉 碎 , 而 剛 剛 幹 掉 這 部 " 居 勒 • 德 卡 " 的 " 量 產 型 υ 高 達 " 也 不 敢 怠 慢 的 找 尋 下 一 個 目 標 ; 但 是 正 當 它 準 備 轉 身 的 同 時 , 已 經 被 一 部 " 馬 爾 斯 " 射 來 的 飛 彈 所 擊 中 , 雖 然 及 時 以 盾 牌 擋 著 , 但 是 爆 炸 的 衝 擊 力 也 令 到 整 部 MS 彈 開 。

不 過 也 當 " 馬 爾 斯 " 準 備 作 最 後 一 擊 時 , 一 道 光 束 毫 不 客 氣 地 貫 穿 了 它 的 驅 體 ; 而 " 馬 爾 斯 " 也 在 光 束 經 過 後 , 無 力 的 倒 在 地 上 。
 

不 久 , 一 部 MS 在 那 部 " 量 產 型 υ 高 達 " 的 前 方 劃 過 。 而 這 部 MS 正 是 歐 文 的 " υ 高 達 改 " 。

突 然 , " υ 高 達 改 " 內 的 歐 文 收 到 了 一 個 不 是 太 好 的 報 告 : 「 少 校 ! 有 敵 軍 自 後 方 接 近 ! 」

「 知 道 了 ! 」

歐 文 調 查 一 下 通 訊 用 頻 道 再 道 : 「 第 一 小 隊 轉 移 射 擊 位 置 , 第 二 、 三 小 隊 負 責 抵 擋 後 方 敵 軍 的 攻 擊 , 其 餘 的 保 持 現 在 的 位 置 ! 」
 

接 著 歐 文 扭 動 著 左 手 的 控 制 桿 及 把 腳 踏 往 前 壓 下 , " υ 高 達 改 " 立 時 轉 身 共 開 動 推 進 器 , 向 著 後 方 的 位 置 急 速 前 進 。 在 " υ 高 達 改 " 前 往 陣 線 後 方 防 衛 時 , 在 駕 駛 倉 內 的 歐 文 突 然 感 到 一 股 不 太 舒 服 的 感 覺 ; 而 且 更 為 此 心 中 彷 了 一 下 , " υ 高 達 改 " 也 因 而 差 點 撞 在 一 塊 大 石 上 。
 

就 在 相 撞 前 一 剎 那 歐 文 便 回 神 過 來 , 隨 後 立 刻 以 腳 跟 把 踏 板 的 後 部 份 壓 下 。 " υ 高 達 改 " 立 即 把 雙 腳 踢 向 前 , 並 且 開 動 腳 底 的 的 噴 射 器 作 逆 向 噴 射 來 緊 張 停 止 。
 

「 媽 的 ! 竟 然 在 這 裡 分 了 心 ...... 但 是 這 感 覺 ...... 算 吧 ! 沒 有 時 間 理 會 的 了 ! 」
 

說 罷 , 歐 文 便 繼 續 自 己 仍 未 完 成 的 工 作 。

不 久 兩 道 光 束 在 " υ 高 達 改 " 旁 劃 過 ; 雖 然 這 些 光 束 沒 有 命 中 , 但 是 只 距 離 數 公 分 便 能 把 " υ 高 達 改 " 的 左 臂 整 條 轟 掉 了 。
 

而 歐 文 第 一 時 間 只 想 到 : 「 真 是 幸 運 ...... 」

同 一 時 間 , 遠 在 地 球 圈 另 一 面 的 L-3 宙 域

「 前 鋒 的 一 號 艦 中 彈 ! 」

「 少 校 ! 敵 軍 後 方 發 現 十 三 艘 艦 艇 ! 」
 

「 報 告 ! 第 一 波 攻 勢 受 阻 ! 」
 

" 馬 沙 • 亞 茲 納 布 " 級 戰 列 艦 二 號 艦 " 古 華 特 羅 . 巴 茲 拿 " 內 的 艦 橋 的 人 員 都 因 前 方 變 化 萬 千 的 戰 況 忙 成 一 團 , 由 通 訊 員 報 告 戰 況 的 聲 音 四 起 , 令 到 整 個 艦 橋 熱 鬧 非 常 。

「 第 一 波 攻 勢 受 阻 ? 我 軍 傷 亡 如 何 ? 」

負 責 指 揮 對 月 神 二 號 進 攻 的 穆 特 斯 少 校 一 聽 到 自 軍 的 攻 勢 受 阻 不 禁 緊 張 起 來 。

「 前 線 的 MS 部 隊 損 失 20% 的 戰 力 。 」

一 名 士 官 這 樣 回 答 。

但 是 穆 特 斯 少 校 立 即 破 口 大 罵 : 「 什 麼 ? 只 是 損 失 20% 戰 力 便 說 攻 勢 受 阻 ? 至 少 30% 才 說 吧 ! 」
 

此 時 , 在 穆 特 斯 少 校 背 後 的 艦 長 則 對 他 解 釋 : 「 少 校 , 雖 然 我 軍 仍 然 不 斷 推 進 , 但 是 敵 軍 的 後 續 部 隊 不 斷 的 填 補 防 線 上 的 空 短 缺 。 這 很 明 顯 是 疲 兵 之 計 , 想 利 用 數 量 優 勢 壓 垮 我 軍 ; 而 且 月 神 二 號 的 制 壓 若 非 有 足 夠 的 軍 力 來 進 行 的 話 , 是 絕 不 可 以 在 短 時 間 內 完 成 的 。 」
 

「 嘖 ! 那 這 裡 拜 託 你 了 , 艦 長 。 」

不 久 , 穆 特 斯 少 校 一 個 轉 身 氣 沖 沖 的 步 向 艦 橋 的 出 口 : 「 通 知 整 備 班 , 我 要 使 用 那 MS 出 擊 了 ! 」

說 著 , 穆 特 斯 少 校 的 身 影 便 消 失 在 剛 關 上 的 電 動 門 外 。 而 那 名 艦 長 目 族 穆 特 斯 少 校 步 出 艦 橋 後 , 不 禁 搖 頭 嘆 息 。

嘆 息 過 後 , 艦 長 抬 起 頭 來 高 聲 道 : 「 先 把 前 線 的 MS 部 隊 退 回 來 休 整 ! 敵 軍 的 防 線 就 由 少 校 他 們 去 處 理 ! 」

數 分 鐘 後 , 一 名 通 訊 員 回 報 : 「 艦 長 ! " 奧 汀 " 及 九 部 護 航 機 已 經 完 成 出 擊 準 備 ! 」

「 好 ! 將 它 們 丟 出 去 ! 」 艦 長 故 意 把 聲 調 提 高 。
 

接 著 , 一 部 比 任 何 MS 也 大 型 的 MS 在 飛 行 甲 板 中 躍 出 宇 宙 , 同 時 在 它 的 四 周 也 有 九 條 白 絲 以 其 為 中 心 組 成 一 個 方 圓 陣 形 , 十 部 MS 背 後 拖 曳 著 白 光 朝 月 神 二 號 的 方 向 前 進 ......
 

" υ 高 達 改 " 一 個 閃 身 躍 向 左 面 迴 避 敵 人 的 攻 擊 同 時 , 也 舉 槍 對 著 敵 人 作 出 反 擊 。

而 面 對 著 " υ 高 達 改 " 的 兩 部 " 乍 德 • 德 卡 " 其 中 一 部 閃 避 不 及 , 一 頭 撞 進 光 束 的 射 線 上 , 而 這 部 倒 楣 的 東 西 立 時 被 轟 掉 。
 

突 然 " υ 高 達 改 " 左 面 出 現 了 一 個 類 似 Funnel 的 蹤 影 , 而 歐 文 彷 彿 有 預 知 能 力 似 的 , 在 光 束 射 出 的 一 刻 立 時 跳 起 並 對 著 Funnel 出 現 的 那 個 方 向 發 了 數 槍 , 隨 即 那 Funnel 便 被 擊 毀 。

「 嘖 ! Funnel...... 」

在 擊 毀 Funnel 後 , " υ 高 達 改 " 在 仍 未 著 地 的 一 刻 , 利 用 腰 部 及 盾 上 的 光 束 砲 與 手 上 的 光 束 步 槍 對 著 剩 下 來 的 那 部 " 乍 德 • 德 卡 " 作 密 集 式 掃 射 , 最 後 " 乍 德 • 德 卡 " 沒 避 得 多 少 道 光 束 便 被 數 道 光 束 先 後 貫 穿 , 爆 炸 墜 毀 。

此 時 , 一 道 通 訊 傳 了 過 來 : 「 少 校 ! 防 線 被 打 開 缺 口 了 ! 快 點 找 人 填 補 空 位 啊 ! 」
 

「 知 道 了 , 我 現 在 就 ...... 」 歐 文 說 至 一 半 時 忽 然 間 感 到 一 股 壓 力 迫 近 。 「 少 校 ? 怎 麼 了 ? 」

「 不 ...... 沒 什 麼 ...... 赫 斯 ! 你 跟 第 二 小 隊 填 補 那 個 缺 口 , 這 裡 有 我 跟 第 三 小 隊 已 經 可 以 的 了 ! 」

歐 文 下 了 這 命 令 不 久 , 赫 斯 便 回 應 : 「 知 道 ! 第 二 小 隊 已 經 收 到 了 ! 」

接 著 歐 文 便 把 私 密 頻 道 以 外 的 通 訊 頻 道 一 一 關 掉 , 把 通 訊 頻 道 關 掉 後 他 抬 頭 閉 目 養 神 。 而 在 駕 駛 倉 四 周 的 螢 幕 不 斷 的 閃 耀 著 爆 炸 的 光 芒 , 伴 隨 著 一 下 又 一 下 的 爆 炸 聱 ; 此 起 彼 落 , 就 如 一 曲 只 有 拍 子 的 樂 章 。
 

一 段 時 間 後 , 歐 文 張 開 雙 眼 並 急 速 扭 動 左 邊 的 控 制 桿 , " υ 高 達 改 " 立 時 擺 動 左 手 作 一 個 AMBAC 動 作 避 開 了 由 前 方 射 來 的 一 道 光 束 。
 

「 來 了 嗎 ? 艾 歷 克 ...... 」

歐 文 在 " υ 高 達 改 " 作 出 迴 避 動 作 同 時 喃 喃 的 道 。

在 說 話 的 同 時 , " υ 高 達 改 " 也 舉 起 光 束 步 槍 對 著 " 沙 撒 比 " 還 火 , 不 過 一 道 道 的 光 束 只 是 與 " 沙 撒 比 " 擦 身 而 過 , 沒 有 一 發 是 命 中 的 。
 

此 時 , " 沙 撒 比 " 把 手 上 的 光 束 步 槍 丟 開 , 從 而 在 裝 置 在 左 手 的 盾 牌 上 把 光 束 戰 斧 抽 出 , 光 束 戰 斧 在 與 右 手 接 觸 的 一 剎 那 , 兩 道 由 米 粒 形 式 的 斧 狀 光 束 刃 便 在 光 束 戰 斧 的 兩 側 出 現 。

但 是 " 沙 撒 比 " 拔 出 光 束 戰 斧 後 , 便 將 其 奮 力 丟 向 " υ 高 達 改 " , 而 這 下 突 如 其 來 的 舉 動 令 到 " υ 高 達 改 " 內 的 歐 文 失 去 了 原 本 的 預 算 。

「 什 麼 ? 」

在 千 鈞 一 髮 之 間 , 歐 文 下 意 識 的 把 " υ 高 達 改 " 手 上 的 光 束 步 槍 丟 向 那 個 迎 面 而 來 的 光 束 戰 斧 。 在 戰 斧 在 砍 斷 光 束 步 槍 的 剎 那 , 光 束 步 槍 的 E-Cap 內 的 米 粒 因 外 洩 失 去 保 護 及 外 來 能 量 刺 激 下 發 生 爆 炸 , 連 同 戰 斧 一 起 化 為 碎 片 。

而 失 去 了 光 束 步 槍 的 雙 方 也 拔 出 了 光 束 步 槍 以 外 最 有 效 的 武 裝 ─ ─ 光 束 劍 , 雙 方 也 因 而 進 入 了 完 全 依 靠 機 體 性 能 及 技 術 結 合 的 格 鬥 戰 。

雙 方 的 光 束 劍 不 斷 相 交 , 而 相 交 的 粒 子 也 不 斷 的 因 衝 擊 而 飛 散 , 並 且 打 落 在 雙 方 的 機 身 上 ; 不 過 由 於 飛 散 開 來 的 粒 子 十 分 分 散 , 並 且 在 打 落 機 身 上 的 過 程 中 已 散 失 大 量 能 量 , 因 此 對 雙 方 毫 無 傷 害 。
 

「 艾 歷 克 ! 我 知 道 這 MS 是 你 駕 駛 的 ! 聽 到 的 就 快 回 應 我 ! 」
 

歐 文 在 應 戰 同 時 也 不 忘 對 著 通 訊 器 呼 叫 著 對 方 。

不 過 對 方 不 知 是 聽 不 到 還 是 固 意 不 回 應 , 不 論 原 因 為 何 對 方 的 反 應 只 有 一 個 , 就 是 攻 擊 ! 而 " 沙 撒 比 " 乘 著 歐 文 分 心 之 際 , 右 手 一 回 並 把 光 束 劍 刺 向 " υ 高 達 改 " 。
 

幸 而 歐 文 能 及 時 作 出 反 應 , 令 " υ 高 達 改 " 立 時 回 手 把 " 沙 撒 比 " 的 光 束 劍 格 開 ; 同 時 以 盾 牌 擊 向 對 方 的 頭 部 , 但 隨 即 便 被 " 沙 撒 比 " 以 盾 牌 擋 著 。
 

「 嘖 ! 」
 

歐 文 見 對 方 以 盾 牌 擋 著 , 隨 即 便 按 下 盾 牌 上 的 導 彈 發 射 按 鈕 , 盾 牌 上 的 四 枚 導 彈 便 由 盾 牌 前 端 射 出 , 並 把 " 沙 撒 比 " 的 盾 牌 轟 碎 。 但 是 由 於 爆 炸 距 離 十 分 接 近 雙 方 , 因 此 爆 炸 的 衝 擊 力 令 到 雙 方 皆 向 後 彈 開 。

不 過 歐 文 找 著 雙 方 的 距 離 拉 遠 的 同 時 , 立 即 把 " υ 高 達 改 " 的 姿 態 重 新 平 衡 , 並 且 將 武 裝 切 換 至 腰 部 光 束 砲 瞄 準 著 前 方 的 " 沙 撒 比 " 。

「 艾 歷 克 ! 夠 了 ! 你 再 動 我 便 開 火 的 了 ! 」

歐 文 這 樣 大 叫 。
 

隨 即 傳 訊 器 便 傳 來 歐 文 那 期 待 已 久 的 聲 音 : 「 你 認 為 你 可 以 對 著 你 的 兄 長 開 火 嗎 ? 」

面 對 著 馬 爾 特 這 樣 的 回 應 , 歐 文 一 時 之 間 真 的 不 知 如 何 回 應 才 好 : 在 情 , 對 方 是 自 己 的 兄 長 , 殺 不 得 ; 在 理 , 對 方 是 自 己 的 敵 人 , 非 殺 不 可 。

正 當 歐 文 猶 疑 之 際 , 傳 訊 器 再 度 傳 來 馬 爾 特 的 聲 音 : 「 怎 麼 樣 ? 決 定 不 了 嗎 ? 要 選 擇 『 兄 長 』 還 是 『 敵 人 』 ? 現 在 只 有 這 兩 個 選 擇 而 已 。 」
 

「 真 的 要 我 選 擇 ? 」

歐 文 這 樣 的 問 。

而 馬 爾 特 也 十 分 肯 定 的 回 答 : 「 沒 錯 。 究 竟 是 『 兄 長 』 還 是 『 敵 人 』 , 只 有 這 兩 個 選 擇 。 」

「 ...... 」

「 很 困 難 嗎 ? 只 是 二 選 一 而 已 。 是 A , 還 是 B ? 」

「 艾 歷 克 , 你 還 是 投 降 吧 ...... 我 不 會 殺 你 ...... 你 已 經 沒 有 勝 算 的 了 , 根 本 沒 有 必 要 作 無 謂 的 犧 牲 的 ...... 」
 

「 哼 ! 你 還 弄 不 清 你 我 在 這 裡 的 立 場 嗎 ? 這 裡 是 戰 場 啊 ! 戰 場 並 沒 有 『 情 』 這 個 字 存 在 的 ! 」

「 不 ! 我 並 不 是 因 為 親 情 才 不 開 火 ! 我 ...... 我 只 是 不 想 再 有 人 因 無 謂 的 戰 鬥 而 犧 牲 ! 」

雖 然 歐 文 說 得 十 分 肯 定 , 但 是 語 調 中 也 不 禁 的 表 露 了 猶 疑 的 態 度 。
 

「 是 嗎 ? 」

突 然 " 沙 撒 比 " 一 個 閃 身 衝 向 " υ 高 達 改 " , 盡 管 歐 文 按 下 了 腰 部 光 束 砲 的 發 射 按 鈕 , 但 是 " 沙 撒 比 " 已 經 完 全 不 在 射 線 之 內 。
 

「 歐 文 ! 你 眼 前 的 是 馬 爾 特 , 不 是 艾 歷 克 啊 ! 」

在 避 開 光 束 砲 的 攻 擊 後 , " 沙 撒 比 " 拔 出 左 手 的 光 束 劍 砍 向 " υ 高 達 改 " ; 而 當 " υ 高 達 改 " 以 光 束 劍 作 格 擋 時 , 右 手 的 光 束 劍 再 度 形 成 一 道 光 束 劍 刃 , 並 再 次 向 " υ 高 達 改 " 砍 去 。 在 左 右 手 不 斷 接 替 的 攻 擊 之 下 , " υ 高 達 改 " 只 有 完 全 處 於 格 擋 狀 態 才 能 勉 強 支 持 下 去 。
 

「 為 何 ...... 為 何 你 總 是 不 明 白 這 個 道 理 啊 ! 」

馬 爾 特 愈 說 愈 激 動 。
 

歐 文 也 激 動 的 回 應 道 : 「 因 為 馬 爾 特 跟 艾 歷 克 是 同 一 個 人 啊 ! 他 是 沃 爾 特 • 簡 勒 的 長 子 啊 ! 」

「 即 使 是 同 一 人 , 但 是 他 的 理 念 已 經 改 變 了 啊 ! 」

「 因 為 一 句 話 : 『 在 戰 爭 之 中 , 任 何 一 方 也 沒 有 好 人 的 ...... 』 , 只 要 順 著 自 己 的 理 念 便 是 自 己 的 正 義 ! 」
 

「 那 麼 為 何 還 要 為 一 個 錯 的 理 念 而 發 動 戰 爭 ? 」

「 也 許 人 們 認 為 我 們 是 錯 的 , 但 是 我 們 不 認 為 便 足 夠 的 了 ! 」

「 為 了 一 個 錯 的 東 西 而 犧 牲 更 多 人 值 得 嗎 ? 」

「 犧 牲 的 人 都 是 懷 著 這 個 理 念 而 戰 的 ! 即 使 犧 牲 他 們 也 感 到 光 榮 ! 這 就 是 真 正 的 軍 人 了 ! 」
 

此 時 , 一 道 通 訊 由 另 一 條 頻 道 傳 了 進 " 沙 撒 比 " 來 : 「 司 令 ! 我 軍 已 經 成 功 突 圍 了 ! 快 點 回 來 吧 ! 我 們 需 要 你 的 ! 」

不 過 馬 爾 特 卻 把 那 條 頻 道 關 掉 , 並 且 喃 喃 自 語 : 「 我 根 本 沒 有 想 過 回 去 , 我 這 次 出 擊 已 經 有 所 覺 悟 的 了 。 」
 

正 當 馬 爾 特 關 掉 通 訊 頻 道 時 馬 爾 特 不 得 意 的 分 心 ; 而 且 經 過 長 時 間 的 戰 鬥 , " 沙 撒 比 " 的 動 力 也 開 始 出 現 下 降 的 跡 象 , 基 於 這 些 原 因 " 沙 撒 比 " 的 攻 勢 也 因 而 減 弱 。
 

而 歐 文 也 找 準 這 個 機 會 作 出 反 擊 : 「 是 現 在 了 ! 」

「 什 麼 ? 動 力 下 降 了 ? 」

" υ 高 達 改 " 的 光 束 劍 一 下 子 便 把 " 沙 撒 比 " 的 左 臂 斬 下 , 雖 然 " 沙 撒 比 " 有 作 出 格 擋 , 不 過 卻 因 動 力 差 距 太 大 而 被 彈 開 ; 在 斬 下 " 沙 撒 比 " 的 左 臂 後 , " υ 高 達 改 " 更 把 對 方 右 手 的 光 束 劍 踢 開 。 隨 即 " υ 高 達 改 " 便 把 光 束 劍 指 向 " 沙 撒 比 " 的 頭 部 , 而 勝 負 已 經 成 定 局 了 。
 

馬 爾 特 也 意 識 到 勝 負 已 分 , 於 是 鬆 了 一 口 氣 的 道 : 「 這 次 我 終 於 敗 了 ...... 這 麼 多 年 來 , 我 從 沒 有 一 次 敗 在 對 方 的 手 下 ...... 」

但 是 歐 文 卻 不 回 應 他 的 話 : 「 艾 歷 克 , 為 了 成 為 一 個 真 正 的 軍 人 , 真 的 要 犧 牲 的 嗎 ? 」
 

不 過 馬 爾 特 只 是 緊 閉 雙 眼 , 並 不 回 答 歐 文 這 個 提 問 。
 

「 軍 人 真 的 要 為 了 理 念 而 犧 牲 嗎 ? 不 是 的 ! 軍 人 的 職 責 是 為 了 在 戰 爭 爆 發 時 盡 力 提 早 結 束 戰 爭 的 ! 軍 人 不 是 為 了 那 些 主 義 而 戰 的 ! 結 束 戰 爭 就 是 軍 人 的 理 念 啊 ! 軍 人 的 理 念 就 是 當 政 客 發 動 戰 爭 之 時 , 以 最 快 的 速 度 來 結 束 戰 爭 啊 ! 」

歐 文 語 氣 激 昂 的 道 。

「 即 是 說 , 我 一 開 始 便 錯 了 ? 」

馬 爾 特 聽 了 歐 文 的 理 念 後 , 不 禁 驚 訝 的 道 。
 

歐 文 經 過 一 輪 語 氣 激 昂 的 說 話 後 , 再 度 回 復 平 靜 的 說 : 「 沒 錯 ...... 」

隨 後 歐 交 只 聽 得 馬 爾 特 大 笑 道 : 「 哈 哈 哈 哈 ...... 原 來 我 一 直 也 誤 解 了 他 這 個 道 理 ! 只 是 一 直 為 了 馬 沙 的 政 治 理 念 而 戰 ...... 看 來 我 再 也 沒 有 面 目 去 面 對 黃 泉 之 下 的 部 屬 了 ! 再 也 沒 面 目 去 面 對 父 親 了 ! 」
 

馬 爾 特 一 面 說 著 , 一 面 把 放 在 腰 帶 上 的 手 槍 拔 了 出 來 , 並 把 槍 指 著 自 己 的 頭 部 : 「 歐 文 ....... 這 九 年 來 你 成 長 了 很 多 ...... 你 就 堅 持 這 信 念 活 下 去 吧 ! 而 我 這 個 當 兄 長 的 也 可 以 說 是 死 而 無 憾 ....... 就 這 樣 死 去 只 是 對 蘇 菲 亞 有 點 兒 不 著 ...... 」

當 歐 文 聽 到 這 話 後 , 便 立 即 知 道 馬 爾 特 已 經 準 備 自 殺 , 於 是 急 道 : 「 不 ! 即 使 ...... 」
 

「 砰 ! 」
 

歐 文 的 話 仍 未 說 完 通 訊 器 中 便 傳 來 一 聲 響 亮 的 槍 響 , 艾 歷 克 • 簡 勒 已 經 親 手 了 結 他 的 生 命 了 , 不 過 在 他 臨 終 之 前 已 經 找 到 了 自 己 應 找 的 道 路 , 並 且 希 望 歐 文 能 夠 完 成 他 的 遺 願 。
 

盡 管 歐 文 強 忍 著 淚 水 , 不 過 面 對 著 最 後 的 親 人 的 逝 去 , 歐 文 最 後 也 悲 從 中 來 , 哭 道 : 「 為 什 麼 ....... 為 什 麼 你 要 這 麼 傻 ? 即 使 從 前 找 錯 了 方 向 , 以 後 重 新 找 回 正 確 的 便 可 ...... 軍 人 不 是 要 在 戰 場 中 保 護 自 己 的 生 命 的 嗎 ? 為 何 要 這 樣 了 結 自 己 的 生 命 啊 ! 」

歐 文 隨 後 便 不 再 說 話 , 只 是 以 淚 水 來 宣 洩 積 壓 了 九 年 的 悲 痛 。 他 自 從 「 達 拉 斯 事 件 」 後 , 收 到 父 親 陣 亡 的 消 息 後 他 的 潛 意 識 便 想 大 哭 一 番 , 但 是 因 為 在 他 的 認 知 中 認 為 哭 是 一 種 軟 弱 的 表 現 , 出 身 在 軍 人 家 族 中 的 歐 文 自 少 便 把 哭 泣 定 為 一 個 禁 忌 ; 最 後 積 壓 了 九 年 的 悲 痛 一 下 子 重 新 湧 現 , 即 使 哭 是 一 個 禁 忌 也 好 , 只 要 宣 洩 了 就 好 了 。
 

良 久 , 一 道 通 訊 以 「 親 密 對 話 」 形 式 傳 了 進 來 : 「 隊 長 , 怎 麼 了 ? 這 部 " 沙 撒 比 " 是 ? 」

歐 文 從 語 音 便 知 道 這 是 赫 斯 , 於 是 歐 文 便 以 虛 弱 及 沙 啞 的 聲 線 回 應 : 「 沒 ...... 我 沒 事 。 而 這 部 " 沙 撒 比 " 是 新 • 奧 干 軍 的 司 令 馬 爾 特 • 肯 特 的 MS , 他 已 經 吞 槍 自 殺 了 ....... 」
 

赫 斯 聽 到 這 個 回 應 後 便 想 立 即 問 道 : 「 吞 槍 自 殺 ? 」

不 過 這 句 話 衝 到 嘴 邊 時 又 再 吞 了 下 去 , 赫 斯 聽 得 出 那 沙 啞 的 聲 音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, 而 他 也 從 其 他 人 中 得 知 歐 文 跟 馬 爾 特 之 間 的 關 係 , 雖 然 他 未 曾 證 實 過 , 但 現 在 他 也 已 經 弄 清 這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了 。

歐 文 平 伏 一 下 心 情 再 說 : 「 赫 斯 ...... 把 這 部 " 沙 撒 比 " 回 收 吧 ! 還 有 我 軍 的 戰 損 如 何 ? 」
 

「 我 們 的 有 第 一 小 隊 全 滅 及 損 失 六 部 "M 型 "( 即 Rx-94m" 量 產 型 υ 高 達 ") , 而 第 二 中 隊 的 布 萊 中 尉 陣 亡 及 損 失 四 部 " 積 根 " 與 五 部 " 砲 擊 型 "( 即 RGC-89" 積 根 砲 擊 型 ") 。 」
 

赫 斯 以 緩 慢 的 速 度 說 出 這 次 戰 鬥 中 損 失 數 字 。
 

「 那 回 去 吧 ! 戰 鬥 仍 然 未 完 結 的 ...... 」

「 知 道 了 ...... 」

接 著 赫 斯 的 " 量 產 型 υ 高 達 試 作 二 型 " 便 一 手 拿 著 已 損 毀 了 的 " 沙 撒 比 " , 跟 隨 著 歐 文 的 " υ 高 達 改 " 朝 艦 隊 的 方 向 離 開 這 個 悲 劇 的 舞 台 。

而 在 歸 途 上 , 艾 歷 克 的 遺 言 一 直 在 歐 文 的 腦 中 迴 盪 著 , 最 後 歐 文 在 這 句 遺 言 中 找 到 了 艾 歷 克 寄 託 在 他 身 上 的 東 西 。

「 沒 錯 ...... 軍 人 就 是 當 政 客 發 動 戰 爭 之 時 , 以 最 快 的 速 度 來 結 束 戰 爭 。 而 這 就 是 我 作 戰 的 理 由 ! 這 , 是 我 的 理 由 ! 」
 

歐 文 心 中 是 這 樣 想 著 的 。

 

而 兩 軍 在 月 球 上 的 死 鬥 也 在 短 時 間 內 告 一 段 落 , 跟 隨 著 馬 爾 特 的 新 • 奧 干 軍 人 也 全 都 英 勇 地 戰 死 。 雖 然 這 次 是 地 球 聯 邦 軍 得 到 勝 利 , 不 過 戰 鬥 仍 然 未 結 束 的 , 因 為 月 神 二 號 也 上 演 著 一 埸 比 其 更 激 烈 的 戰 鬥 ......( 待 續 )

 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下 回 預 告 : 新 • 奧 干 軍 與 地 球 聯 邦 軍 的 戰 爭 終 於 進 入 了 尾 聲 , 而 在 陽 動 作 戰 失 敗 及 領 袖 戰 死 的 衝 擊 下 , 新 • 奧 干 軍 仍 然 能 夠 在 月 神 二 號 的 戰 鬥 中 得 到 重 大 突 破 。 而 另 一 方 面 於 月 球 方 面 的 地 政 聯 邦 艦 隊 也 全 力 追 擊 著 逃 脫 的 新 • 奧 干 部 隊 ...... 請 密 切 留 意 「 第 十 九 章 : 最 後 的 遠 征 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