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十三章:永恆的約定

 

 

約 下 午 六 時 許 於 古 拉 拿 達 的 新 • 奧 干 臨 時 指 揮 部 內 , 一 眾 新 • 奧 干 高 層 指 揮 官 都 聚 在 一 張 放 著 一 張 地 圖 的 桌 子 旁 , 討 論 這 次 他 們 準 備 己 久 的 反 擊 計 劃 。
 

旗 艦 " 馬 沙 " 艦 長 米 切 爾 一 面 用 手 在 地 圖 上 比 畫 一 面 清 楚 地 講 解 作 戰 的 每 一 步 。

用 了 數 十 分 鐘 詳 細 講 解 後 總 結 道 : 「 作 第 一 輪 進 攻 的 是 由 馬 歇 爾 所 指 揮 的 第 一 MS 大 隊 , 負 責 支 援 的 艦 隊 是 以 " 傑 斯 巴 魯 • 戴 肯 " 作 中 心 的 第 一 戰 鬥 分 隊 , 第 一 戰 鬥 分 隊 將 會 由 我 來 指 揮 。 而 " 馬 沙 " 將 會 由 司 令 ( 即 馬 爾 特 • 肯 特 ) 全 權 指 揮 。 大 家 有 沒 有 問 題 ? 」
 

接 著 大 家 都 沉 默 了 數 分 鐘 , 才 由 一 名 中 校 打 破 沉 默 : 「 少 將 , 為 什 麼 我 們 要 等 待 到 3 月 初 才 發 動 攻 勢 ? 這 足 足 距 離 現 在 有 一 個 月 的 時 間 啊 ! 」

米 切 爾 把 雙 手 抱 在 胸 前 高 聲 說 道 : 「 我 們 這 樣 做 是 要 把 聯 邦 軍 的 注 意 力 拉 過 來 , 令 到 穆 特 斯 的 部 隊 得 到 更 有 利 的 條 件 去 攻 擊 月 神 二 號 ! 如 果 時 間 愈 長 我 們 與 聯 邦 軍 的 準 備 時 間 也 愈 多 , 而 聯 邦 軍 絕 對 有 可 能 把 大 量 軍 力 調 派 到 月 球 這 邊 , 從 而 令 到 月 神 二 號 的 軍 力 變 得 薄 弱 , 使 穆 特 斯 的 部 隊 更 易 攻 下 月 神 二 號 。 」

接 著 馬 歇 爾 也 當 仁 不 讓 的 說 : 「 米 切 爾 如 果 只 以 我 部 隊 的 力 量 要 與 敵 軍 拉 為 膠 著 狀 態 的 話 有 一 定 困 難 , 因 為 聯 邦 軍 必 定 以 這 個 山 脈 為 防 線 。 」
 

馬 歇 爾 指 著 地 圖 中 方 • 布 朗 與 古 拉 拿 達 約 中 央 的 位 置 所 示 的 山 脈 , 示 意 他 所 指 的 山 脈 。
 

「 而 且 我 早 前 偵 查 發 現 這 地 區 的 地 勢 十 分 險 惡 , 是 一 個 伏 擊 的 好 地 點 ...... 我 軍 很 客 易 便 會 崩 潰 ...... 」
 

馬 歇 爾 說 到 崩 潰 這 個 詞 語 時 不 禁 頓 了 一 頓 , 並 且 抬 起 頭 來 看 看 其 他 人 的 反 應 才 繼 續 他 的 發 言 。
 

「 所 以 我 希 望 盡 可 能 由 別 的 地 方 向 方 • 布 朗 發 動 攻 勢 , 避 免 不 必 要 的 軍 力 耗 損 。 」

不 過 馬 歇 爾 的 提 案 很 快 便 被 整 個 會 議 中 最 高 軍 階 的 肯 特 否 決 了 : 「 既 然 這 個 地 區 是 易 守 難 攻 , 敵 人 必 定 是 以 自 身 戰 力 最 弱 的 一 部 份 來 防 衛 , 從 而 抽 調 出 戰 力 高 的 部 隊 作 其 他 用 途 的 , 所 以 要 攻 下 它 絕 對 不 成 問 題 。 加 上 我 們 攻 下 了 它 的 話 , 在 整 個 形 勢 來 說 也 會 倒 向 我 們 我 一 方 , 因 為 這 據 點 可 以 說 是 一 把 雙 刃 劍 , 我 們 大 可 以 利 用 這 裡 的 地 形 實 行 我 們 所 善 於 的 戰 術 , 對 於 『 佯 攻 』 這 一 個 戰 略 目 標 而 言 可 以 說 是 百 利 而 無 一 害 。 因 此 我 們 一 定 要 不 惜 一 切 代 價 去 佔 領 這 個 山 脈 , 再 以 地 形 為 掩 護 來 給 地 球 聯 邦 軍 一 個 痛 擊 ! 」

接 著 肯 特 站 了 起 來 整 理 一 下 身 上 的 軍 服 後 , 便 轉 身 向 著 出 口 走 去 。

同 時 也 不 忘 交 代 了 一 個 新 的 命 令 : 「 在 這 一 個 月 的 時 間 內 , 你 們 絕 不 只 是 呆 坐 在 這 裡 的 , 我 要 你 們 密 切 監 視 著 敵 軍 的 動 態 , 以 及 搜 集 足 夠 的 情 報 回 來 ! 」
 

同 日 下 午 七 時 正 , 方 • 布 朗 市 市 長 自 從 與 古 德 里 安 少 將 會 面 及 方 • 布 朗 民 防 部 隊 (Von Braun Mitiltia , 簡 稱 V.B.M.) 與 新 • 奧 干 部 隊 交 鋒 後 , 便 在 此 時 舉 行 一 個 緊 急 的 記 者 會 表 示 方 • 布 朗 市 已 經 進 入 戰 爭 狀 態 , 並 且 要 求 志 願 者 加 入 V.B.M. 以 保 衛 家 園 。
 

同 一 方 面 地 球 聯 邦 宇 宙 軍 第 十 艦 隊 大 部 分 成 員 也 為 了 令 裝 備 保 持 在 最 佳 狀 態 也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, 但 是 那 些 MS 駕 駛 員 則 獲 得 一 個 特 殊 的 命 令 : 「 盡 量 放 鬆 心 情 來 準 備 下 一 次 作 戰 」
 

「 唏 ! 歐 文 , 不 如 到 酒 吧 豪 飲 一 番 好 嗎 ? 」

「 不 了 , 我 有 其 他 事 做 了 。 」

歐 文 十 分 簡 短 地 拒 絕 了 卡 特 克 他 們 的 邀 請 便 跳 上 了 一 輛 車 的 駕 駛 座 上 , 把 車 駕 走 了 。

卡 特 克 聽 見 歐 文 十 分 神 奇 地 拒 絕 了 他 , 於 是 他 便 想 起 一 個 想 法 。


「 喂 ! 你 們 估 下 歐 文 那 傢 伙 在 幹 什 麼 ? 我 用 今 晚 的 晚 餐 來 賭 他 一 定 是 約 了 一 個 女 的 ! 」
 

不 過 這 句 話 一 出 , 立 時 便 有 數 個 人 大 笑 起 來 。 因 為 以 他 們 所 認 識 的 歐 文 而 言 , 他 只 是 一 個 只 懂 做 事 不 懂 談 情 的 笨 蛋 , 他 與 女 性 約 會 更 可 以 說 是 絕 不 可 能 。
 

「 卡 特 克 , 你 不 要 這 樣 開 玩 笑 好 嗎 ? 歐 文 那 傢 伙 平 時 連 女 性 也 不 肯 接 近 , 更 何 況 是 與 女 性 約 會 ? 如 果 是 賭 今 晚 的 晚 餐 的 話 , 我 相 信 這 頓 晚 餐 是 你 的 了 ! 」

維 佰 特 想 到 這 個 賭 局 是 必 勝 的 , 所 以 當 仁 不 讓 地 參 與 。 其 他 人 也 爭 先 恐 後 地 下 注 , 而 賭 歐 文 與 女 性 約 會 只 有 卡 特 克 及 赫 斯 兩 個 人 而 已 。 不 過 赫 斯 是 在 被 迫 的 情 況 下 注 的 , 所 以 事 後 他 只 好 一 面 無 奈 。

「 喂 ! 不 要 磨 姑 了 ! 快 點 出 發 吧 ! 被 他 逃 了 就 算 我 和 赫 斯 勝 的 了 ! 」

最 後 一 眾 人 擠 上 數 輛 車 便 朝 歐 文 的 車 子 所 駕 去 的 方 向 前 進 了 。

途 中 卡 特 克 等 人 在 車 子 上 吵 過 不 停 , 那 有 不 被 發 現 的 道 理 呢 ? 不 過 歐 文 不 知 是 否 緊 張 過 度 還 是 其 他 原 因 , 竟 然 沒 有 發 現 他 們 。
 

最 後 歐 文 的 車 子 停 在 一 所 高 級 餐 廳 外 , 接 著 他 把 車 交 給 服 務 生 便 步 進 了 這 所 餐 廳 內 。
 

而 跟 蹤 著 歐 文 的 眾 人 看 到 他 步 進 那 所 高 級 餐 廳 , 都 不 禁 疑 問 四 起 ; 不 過 卡 特 克 和 赫 斯 只 想 到 今 晚 的 晚 餐 可 以 不 用 付 錢 。

我 們 暫 且 不 理 會 這 幫 笨 蛋 在 做 什 麼 , 重 新 把 注 意 力 放 在 歐 文 身 上 吧 !

「 抱 ...... 抱 歉 啊 ! 我 來 遲 了 ! 」
 

歐 文 以 十 分 生 硬 的 語 氣 對 著 坐 在 桌 子 另 一 端 的 露 絲 說 。 接 著 歐 文 便 十 分 禮 貌 地 坐 下 。
 

「 不 要 緊 的 ...... 畢 竟 軍 務 要 緊 嘛 ...... 」
 

露 絲 這 句 清 脆 的 說 話 , 登 時 令 歐 文 放 下 心 來 。 總 算 這 次 遲 到 不 會 令 到 這 次 約 會 有 些 不 好 的 發 展 吧 !
 

「 嗯 ...... 」 但 歐 文 一 時 之 間 又 不 知 道 怎 樣 打 開 話 題 , 隨 即 他 便 想 起 了 一 個 壓 在 心 低 的 疑 問 : 「 對 了 , 我 到 現 在 我 還 未 知 道 你 約 我 出 來 的 目 的 。 」

不 過 露 絲 一 面 彷 彿 , 像 是 忘 記 了 自 己 為 何 與 歐 文 約 會 般 撫 著 自 己 的 頭 。

「 ...... 讓 我 想 一 想 ....... 嗯 ...... 其 實 ...... 」

「 其 實 是 什 麼 呢 ? 」

歐 文 急 不 及 待 的 追 問 下 去 。
 

不 過 露 絲 伸 了 伸 舌 頭 遁 : 「 其 實 我 已 經 忘 記 了 。 」
 

歐 文 立 時 被 她 弄 得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, 只 是 覺 得 眼 前 的 那 個 女 子 真 的 有 點 問 題 , 但 她 究 竟 有 什 麼 問 題 又 不 太 清 楚 , 總 之 歐 文 直 覺 上 覺 得 她 很 有 問 題 。

「 不 過 我 覺 得 現 在 的 你 好 像 比 我 們 相 偶 時 多 了 不 少 煩 惱 。 」

露 絲 一 手 支 著 下 巴 以 不 太 肯 地 的 語 氣 說 道 。
 

不 過 這 句 話 深 深 地 打 了 進 歐 文 的 心 中 , 而 歐 文 只 好 默 默 地 點 頭 示 意 。
 

「 你 有 什 麼 煩 惱 不 妨 說 出 來 吧 ! 總 比 藏 在 心 裡 舒 服 得 多 啊 ! 何 況 我 可 是 一 個 善 忘 的 人 。 」
 

露 絲 對 著 歐 文 展 露 出 一 個 歐 文 一 生 之 中 所 見 過 的 最 美 麗 的 微 笑 。

歐 文 不 太 肯 定 的 問 : 「 ...... 真 的 要 我 說 出 來 ? 」

露 絲 點 頭 稱 是 , 而 那 表 情 仍 然 沒 有 改 變 。
 

「 ...... 要 我 怎 樣 說 呢 ? 嗯 ...... 這 應 該 要 說 到 差 不 七 八 年 前 了 ...... 」

歐 文 把 頭 微 微 抬 起 回 憶 著 往 事 續 道 : 「 其 實 我 是 有 一 個 兄 長 的 , 不 過 他 早 在 那 埸 奧 干 與 泰 坦 斯 的 戰 爭 中 失 蹤 , 而 我 也 由 當 時 立 志 要 參 軍 在 宇 宙 之 中 尋 找 他 的 蹤 影 , 因 為 我 堅 信 他 絕 不 可 能 死 掉 的 。 終 於 在 早 前 , 我 終 於 找 到 他 , 不 過 他 不 知 為 何 站 在 新 • 自 護 的 那 邊 。 而 現 在 的 我 是 聯 邦 軍 人 , 在 責 任 上 我 應 該 與 他 為 敵 , 但 是 我 偏 偏 因 為 私 人 感 情 而 對 他 處 處 留 手 ...... 」
 

歐 文 說 著 說 著 眼 眶 不 禁 湧 出 了 兩 滴 淚 水 , 而 這 些 淚 水 實 際 上 表 示 了 他 不 但 因 私 人 感 情 而 背 棄 了 責 任 , 更 令 他 心 痛 的 是 他 唯 一 的 血 親 竟 然 是 他 的 敵 人 。 不 論 在 感 情 或 是 責 任 , 他 都 必 須 要 放 棄 其 中 之 一 才 行 。
 

不 過 露 絲 卻 掛 著 一 幅 疑 惑 的 表 情 說 : 「 不 過 ...... 為 何 其 後 我 感 覺 到 你 十 分 憤 怒 的 呢 ? 」
 

歐 文 合 起 雙 眼 說 道 : 「 其 實 之 後 我 遇 到 三 部 紅 色 的 MS , 當 我 幹 掉 其 中 之 一 後 有 一 部 不 知 為 何 發 瘋 似 的 向 我 攻 擊 , 而 且 我 好 像 被 那 駕 駛 員 的 憤 怒 所 感 染 般 , 也 發 瘋 似 的 反 擊 。 」
 

「 不 過 你 說 你 感 覺 到 我 的 心 情 ? 而 我 又 感 覺 到 那 駕 駛 員 的 心 情 ? 那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啊 ? 」
 

歐 文 忽 然 想 起 露 絲 說 好 感 覺 到 自 己 的 憤 怒 , 而 自 己 也 感 覺 到 那 駕 駛 員 的 憤 怒 , 所 以 不 禁 問 道 。

「 New Type...... 」 露 絲 十 分 簡 單 地 回 答 。

「 New Type ? 你 是 指 那 些 腦 部 其 餘 的 部 份 也 因 在 宇 宙 生 活 而 活 躍 起 來 的 人 ? 」
 

露 絲 點 了 點 頭 道 : 「 沒 錯 , 自 從 人 類 進 入 了 宇 宙 生 活 , 為 了 適 應 宇 宙 多 變 而 極 端 的 環 境 , 而 令 到 在 地 球 生 活 時 沒 用 到 的 部 份 也 用 上 了 。 而 這 些 人 好 像 是 可 以 感 應 到 其 他 人 的 情 感 , 甚 至 可 以 互 相 共 鳴 的 。 」

「 不 過 ...... 為 何 你 會 知 道 這 麼 多 關 於 New Type 的 東 西 ? 」

「 哎 呀 ...... 我 沒 有 說 過 我 曾 經 參 與 過 有 關 New Type 的 研 究 嗎 ? 」

歐 文 看 見 露 絲 十 分 驚 訝 地 以 左 手 掩 著 嘴 巴 時 , 又 被 她 那 善 忘 的 性 格 弄 得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, 只 好 無 奈 地 搖 著 頭 。

「 你 沒 有 跟 我 說 過 有 關 的 東 西 啊 ...... 」

「 不 要 緊 , 現 在 告 訴 你 也 是 一 樣 的 。 」

「 差 點 忘 了 一 些 要 弄 清 楚 的 東 西 , 你 說 New Type 是 可 以 感 應 到 其 他 人 的 情 感 , 那 麼 ...... 」

正 當 歐 文 指 著 露 絲 時 , 露 絲 已 經 點 頭 稱 是 。

「 果 然 ...... 」
 

但 露 絲 卻 沒 有 理 會 到 歐 文 般 , 突 然 一 手 找 著 歐 文 的 頭 並 親 吻 了 他 一 下 ; 而 歐 文 則 被 那 個 突 如 其 來 的 一 吻 嚇 得 魂 飛 魄 散 。
 

其 後 露 絲 笑 道 : 「 嘻 嘻 ...... 還 是 忍 不 住 呢 ...... 」

在 餐 廳 外 圍 觀 著 的 那 幫 笨 蛋 看 到 這 般 景 象 也 不 願 打 擾 他 們 的 約 會 , 最 後 靜 悄 悄 的 離 開 了 。 而 現 在 可 以 說 是 屬 於 歐 文 及 露 絲 的 時 間 吧 ......

 

U.C.0095 年 3 月 6 日

 

一 個 多 月 來 新 • 奧 干 部 隊 仍 然 沒 有 任 何 發 動 攻 勢 的 動 靜 , 不 過 緊 張 的 氣 氛 仍 然 存 在 彷 彿 是 另 一 埸 暴 風 來 臨 般 , 異 常 的 平 靜 。 而 這 一 個 多 月 就 是 在 這 平 靜 而 緊 張 的 氣 氛 之 下 緩 慢 地 渡 過 。
 

而 方 • 布 朗 市 政 府 剛 巧 也 在 這 天 發 表 了 撤 離 呼 籲 , 呼 籲 一 般 平 民 盡 快 撤 離 方 • 布 朗 市 以 免 遭 受 戰 火 波 及 。 而 古 拉 拿 達 方 面 也 有 同 樣 的 情 況 。
 

方 • 布 朗 市 民 用 宇 宙 港 內 擠 滿 了 撤 離 的 人 , 而 由 於 方 • 布 朗 市 是 擁 有 最 多 人 口 的 月 面 都 市 , 再 加 上 宇 宙 港 的 人 手 及 器 材 不 足 , 所 以 使 得 宇 宙 港 的 情 況 極 為 混 亂 。
 

同 時 歐 文 也 在 這 裡 為 要 離 開 方 • 布 朗 市 的 露 絲 送 行 。

「 你 要 去 直 布 羅 陀 嗎 ? 」

「 嗯 ...... 我 父 親 在 那 裡 還 有 一 座 房 子 的 。 」
 

在 這 一 個 多 月 的 時 間 內 , 他 們 的 感 情 已 經 發 展 到 情 侶 的 階 段 , 因 此 雙 方 都 充 滿 了 依 依 不 捨 之 情 。
 

「 如 果 我 死 不 掉 的 話 ...... 」
 

突 然 露 絲 一 手 掩 著 歐 文 的 嘴 , 不 讓 歐 文 說 下 去 。
 

「 不 , 你 不 會 死 的 ...... 」
 

歐 文 擁 抱 著 露 絲 , 並 撫 著 她 的 頭 說 : 「 嗯 ...... 我 不 會 死 的 , 因 為 我 知 道 有 一 個 人 在 等 待 我 回 去 的 ...... 」

「 我 會 等 你 的 ...... 在 你 來 找 我 之 前 我 會 一 直 等 下 去 ...... 」
 

此 時 , 宇 宙 港 的 播 音 公 佈 響 起 : 「 前 往 直 布 羅 陀 的 班 機 將 於 二 十 分 鐘 後 開 出 , 請 所 有 搭 客 請 盡 早 登 機 。 」
 

「 時 間 到 了 , 走 吧 ! 我 一 定 會 去 找 你 的 ! 」

「 嗯 ...... 那 麼 你 要 保 重 了 ...... 」

最 後 露 絲 的 身 影 在 歐 文 的 目 光 下 慢 慢 地 消 失 在 人 群 之 中 , 而 歐 文 也 對 著 那 個 消 失 了 的 身 影 作 了 一 個 標 準 的 敬 禮 。

「 地 球 聯 邦 宇 宙 軍 少 校 歐 文 • 簡 勒 , 一 定 會 保 著 性 命 來 完 成 這 個 約 定 的 ! 」

在 歐 文 許 下 承 諾 的 同 時 , 在 地 球 聯 邦 軍 第 十 艦 隊 旗 艦 的 艦 長 室 內 。
 

「 司 令 ! 新 • 奧 干 的 部 隊 開 始 有 異 動 了 ! 根 據 V.B.M. 的 監 查 部 隊 報 告 , 新 • 奧 干 的 七 艘 艦 艇 已 經 開 始 準 備 出 航 ! 」

艦 橋 通 訊 兵 慧 絲 破 門 而 入 , 並 急 切 地 報 告 著 。
 

而 坐 在 書 桌 前 的 古 德 里 安 抬 起 頭 來 問 道 : 「 新 • 奧 干 終 於 行 動 了 嗎 ? V.B.M. 的 部 隊 現 在 的 狀 態 ? 」
 

「 V.B.M. 的 部 隊 已 經 出 發 往 預 定 地 點 戒 備 ! 」

「 那 麼 Rx-95 及 狙 擊 部 隊 的 準 備 情 況 如 何 ? 」
 

「 已 經 全 部 準 備 完 畢 ! 」

「 嗯 ...... 叫 第 二 中 隊 出 發 往 預 定 地 點 戒 備 , 還 有 叫 簡 勒 少 校 過 來 。 」
 

「 是 ! 」
 

接 著 慧 絲 便 快 步 走 出 了 艦 長 室 。

一 埸 雙 方 都 等 待 了 很 久 的 暴 風 終 於 來 臨 了 ...... 這 剛 巧 這 天 正 正 是 新 • 自 護 軍 與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於 Side-6 殖 民 衛 星 " 洛 狄 理 奧 " 進 行 秘 密 和 談 的 日 子 , 六 天 後 更 是 第 二 次 新 • 自 護 戰 爭 結 束 紀 念 日 ; 而 這 一 埸 暴 風 剛 巧 在 這 時 期 刮 起 , 彷 彿 有 一 種 另 類 的 意 義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