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 七 章 : 艾 歷 克 的 抉 擇

 

 

歐 文 看 見 積 根 遠 去 後 便 心 道 : 「 好 了 ...... 我 現 在 就 要 解 決 這 件 事 了 ...... 」
 

接 著 高 達 手 上 兩 支 光 束 步 槍 都 不 斷 向 著 沙 撒 比 射 出 一 道 又 一 道 的 光 束 , 但 是 全 都 被 沙 撒 比 以 靈 敏 的 動 作 所 避 開 了 。 突 然 沙 撒 比 向 高 達 射 出 一 道 光 束 , 由 於 歐 文 忙 於 攻 擊 而 疏 於 防 範 , 所 以 在 將 被 擊 中 前 才 發 現 那 一 道 光 束 。
 

「 糟 糕 ! 」 突 然 歐 文 眼 前 出 現 了 一 道 微 微 地 泛 出 紅 光 的 屏 障 阻 擋 了 那 道 光 束 。

看 見 自 已 的 光 束 武 器 竟 然 對 眼 前 的 機 體 無 效 的 肯 特 十 分 驚 訝 : 「 什 麼 ? 光 束 竟 然 無 效 ! 這 是 I-Field ? 不 ..... 如 果 是 I-Field 的 話 光 束 應 該 會 被 彈 開 的 ! 難 道 是 ..... 」

所 謂 的 I-Field 是 一 種 可 以 令 到 光 束 偏 向 的 屏 障 。 它 是 利 用 米 諾 夫 斯 基 粒 子 拘 束 成 為 特 殊 的 高 密 度 排 列 , 從 形 成 一 種 可 以 阻 止 米 加 粒 子 活 動 的 力 場 。 只 要 把 這 力 場 包 圍 機 身 , 便 可 以 形 成 把 來 犯 的 光 束 偏 向 或 擴 散 的 屏 障 。 I-Field 雖 可 以 抵 禦 光 束 武 器 , 但 面 對 實 彈 武 器 攻 擊 時 仍 是 毫 無 用 處 。 而 I-Field 大 致 上 是 分 為 I-Force 與 I-Shield , 它 們 的 分 別 遲 些 才 說 給 大 家 吧 !
 

不 過 那 道 屏 障 在 整 個 過 程 中 並 沒 有 把 光 束 偏 或 擴 散 , 而 是 單 純 的 的 阻 擋 著 光 束 前 進 。 而 那 道 正 方 形 的 屏 障 的 四 個 頂 端 都 連 接 著 一 個 「 L 形 」 的 塊 狀 物 體 , 而 那 些 物 體 就 是 一 號 機 背 上 的 特 殊 武 裝 Fin Funnel 了 。

同 時 歐 文 也 是 十 分 驚 訝 : 「 那 是 ......Fin Funnel ? 」
 

究 竟 一 號 機 是 何 時 啟 動 了 Fin Funnel 的 呢 ? 原 來 這 又 像 第 一 戰 時 的 一 樣 , 一 號 機 內 的 賽 可 繆 系 統 突 然 間 接 收 到 歐 文 擁 有 自 我 防 衛 意 識 的 強 大 腦 電 波 , 而 賽 可 繆 系 統 接 收 到 腦 電 波 後 將 腦 電 波 化 為 電 腦 文 字 來 指 令 與 賽 可 繆 系 統 相 連 的 武 裝 作 戰 。
 

而 Fin Funnel 除 了 是 一 種 攻 擊 性 武 裝 外 , 還 是 一 種 防 禦 裝 置 。 它 可 以 改 變 其 米 加 粒 子 輸 出 形 式 來 組 成 一 道 有 殺 傷 力 的 光 束 盾 , 而 那 就 是 名 為 Fin Funnel Barrier( 簡 稱 F.F.B.) 的 光 束 屏 障 。
 

肯 特 見 光 束 攻 擊 對 眼 前 的 高 達 無 效 , 於 是 他 再 度 拔 出 光 束 劍 準 備 與 高 達 打 近 戰 。 但 世 事 並 不 是 這 麼 順 應 人 心 的 , 正 當 沙 撒 比 啟 動 推 進 器 時 , 突 然 有 兩 道 光 束 在 它 面 前 交 錯 著 擋 著 它 的 去 路 。

接 著 又 有 幾 道 光 束 從 不 同 方 向 沙 撒 比 射 來 , 而 肯 特 費 盡 九 牛 二 虎 之 力 才 能 逃 過 一 劫 : 「 媽 的 ! 竟 然 是 全 方 位 攻 擊 ! 」

「 但 是 人 始 終 都 是 人 , 所 有 動 作 都 是 可 以 預 計 的 ! 你 這 個 NT 也 不 例 外 ! 」 接 著 沙 撒 比 便 舉 起 光 束 步 槍 將 其 一 中 個 Fin Funnel 擊 毀 。

而 呆 了 一 呆 的 歐 文 則 被 那 個 Fin Funnel 爆 炸 所 產 生 的 閃 光 重 新 召 回 現 實 世 界 : 「 Fin Funnel 回 來 吧 ! 」
 

當 這 句 說 話 一 出 , 被 放 了 出 去 Fin Funnel 便 依 言 重 新 回 到 高 達 的 背 上 , 同 時 沙 撒 比 也 以 這 個 空 檔 持 著 光 束 劍 衝 到 了 高 達 的 左 面 並 且 舉 起 光 束 劍 準 備 向 高 達 砍 下 。

「 左 邊 ? 」
 

但 是 高 達 以 一 個 AMBAC 轉 身 避 開 了 這 一 下 攻 擊 同 時 找 著 沙 撒 比 持 著 光 束 劍 的 手 , 歐 文 隨 即 便 找 緊 這 機 會 反 擊 , 突 然 沙 撒 比 的 左 手 又 拔 出 了 一 把 光 束 劍 擋 住 了 這 一 下 攻 擊 。
 

兩 部 MS 在 極 近 的 距 離 下 四 目 交 投 ( 其 實 只 是 「 三 目 交 投 」 而 己 ) , 而 時 間 也 同 時 停 頓 了 , 這 情 景 彷 彿 像 古 代 日 本 武 士 決 鬥 時 兩 把 武 士 刀 交 錯 著 一 樣 。
 

歐 文 見 這 次 攻 擊 又 被 破 解 了 , 並 且 罵 道 : 「 媽 的 ! 我 竟 然 忘 了 它 有 兩 把 光 束 劍 ! 」
 

而 這 咒 罵 聲 不 知 不 覺 間 經 過 高 達 的 裝 甲 與 沙 撒 比 的 裝 甲 傳 到 了 肯 特 的 耳 裡 : 「 哼 ! 高 達 的 駕 駛 員 , 你 的 技 術 也 不 錯 ...... 」
 

突 然 在 高 達 駕 駛 倉 內 的 歐 文 聽 到 了 肯 特 的 聲 音 , 而 且 覺 得 這 道 聲 音 似 曾 相 識 , 於 是 衝 口 而 出 : 「 這 聲 音 ...... 是 艾 歷 克 • 簡 勒 嗎 ? 」
 

肯 特 聽 到 這 位 駕 駛 員 呼 喚 出 艾 歷 克 這 一 個 名 字 時 , 不 禁 驚 訝 的 問 : 「 你 是 誰 ? 你 為 何 知 道 艾 歷 克 • 簡 勒 這 名 字 ? 」

「 我 ? 我 是 歐 文 • 簡 勒 。 那 麼 你 又 是 誰 ? 」

「 歐 文 ? 你 是 歐 文 ? 」
 

「 那 麼 你 就 是 艾 歷 克 ? 」
 

「 ...... 你 問 這 麼 多 幹 什 麼 ? 我 是 你 的 敵 人 來 的 ! 」

接 著 沙 撒 比 再 次 向 高 達 揮 劍 進 擊 , 而 且 這 一 下 來 的 太 突 然 了 , 歐 文 來 不 及 反 應 高 達 的 左 肩 裝 甲 便 被 光 束 劍 的 高 熱 熔 解 了 , 幸 好 高 達 的 光 束 劍 及 時 擋 著 沙 撒 比 的 光 束 劍 的 去 路 , 否 則 整 條 左 臂 也 要 報 銷 的 了 。

高 達 隨 即 便 啟 動 輔 助 推 進 器 拉 遠 雙 方 距 離 , 但 是 沙 撒 比 也 很 快 地 拉 回 距 離 繼 續 它 們 的 生 死 鬥 ......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

同 一 時 間 在 新 • 自 護 旗 艦 馬 沙 • 亞 茲 納 布 的 CIC(Combat Information Center, 作 戰 資 訊 中 心 , 俗 稱 戰 鬥 艦 橋 ) 內 , 由 裝 置 在 正 前 方 的 虛 擬 螢 幕 中 爆 炸 發 出 的 閃 光 與 各 種 儀 器 發 出 的 紅 光 在 這 裡 營 造 了 一 種 極 為 緊 張 的 氣 氛 。 而 且 各 人 也 被 焗 促 的 空 氣 以 及 狹 窄 的 空 間 和 沉 重 的 太 空 衣 弄 得 滿 頭 大 汗 。

一 名 負 責 監 察 敵 人 狀 況 的 士 兵 說 : 「 艦 長 , 敵 人 已 經 脫 離 了 我 們 的 包 圍 網 了 ! 而 且 還 有 一 隊 大 型 艦 艇 向 迢 裡 推 進 。 」

艦 長 聽 了 報 告 後 即 道 : 「 那 隊 支 援 艦 隊 擁 有 多 少 艦 隻 ? 」

那 士 兵 看 了 看 在 他 前 方 的 儀 器 後 便 說 : 「 他 們 放 出 了 偽 裝 氣 球 , 所 以 不 能 偵 測 他 們 的 數 量 。 」

「 好 ! 終 於 遇 到 了 一 名 比 較 專 業 的 對 手 了 ! 」 突 然 艦 長 站 了 起 來 叫 道 : 「 下 令 所 有 在 大 型 米 加 粒 子 炮 的 射 程 內 的 我 方 MS 退 開 ! 接 著 瞄 準 敵 人 艦 隊 中 央 , 並 以 最 高 火 力 開 火 , 為 求 一 擊 擊 漬 敵 方 後 續 部 隊 ! 」
 

接 著 一 名 負 責 火 控 系 統 的 士 兵 說 : 「 少 將 , 真 的 要 這 樣 做 嗎 ? 這 武 裝 還 沒 完 全 測 試 的 ! 使 用 最 高 火 力 有 可 能 令 到 本 艦 因 過 熱 而 爆 炸 的 ! 」

此 時 少 將 已 經 坐 回 座 位 上 : 「 那 麼 ....... 使 用 一 半 火 力 吧 ! 」
 

「 是 的 ! 」 接 著 負 責 火 控 系 統 的 士 兵 便 準 備 大 型 米 加 粒 子 炮 的 開 火 程 序 了 。
 

但 是 負 責 通 訊 工 作 的 士 兵 又 報 告 道 : 「 艦 長 ! 我 聯 絡 不 上 肯 特 上 校 , 他 還 在 射 程 內 ! 」

這 對 於 這 位 少 將 來 說 真 是 一 大 難 題 了 。 因 為 開 火 除 了 能 擊 潰 敵 人 的 支 援 部 隊 , 但 同 時 也 會 將 自 軍 的 領 袖 蒸 發 掉 ; 若 不 開 火 自 軍 又 有 可 能 轉 勝 為 敗 。
 

突 然 少 將 想 起 了 肯 特 在 出 發 前 曾 經 對 他 說 過 一 切 以 戰 局 為 重 , 領 袖 可 以 再 選 一 個 出 來 當 , 但 機 會 錯 失 了 便 很 難 再 有 下 一 次 。 所 以 他 最 後 還 是 下 令 開 火 , 當 然 在 他 開 火 的 同 時 也 默 禱 著 希 望 上 校 能 夠 及 時 避 開 這 次 射 擊 。
 

艦 長 的 命 令 下 負 責 火 控 系 統 的 士 兵 按 下 發 射 指 令 按 鈕 , 隨 即 位 於 艦 艏 下 方 的 大 型 米 加 粒 子 炮 內 慢 慢 地 將 一 點 點 發 出 粉 紅 色 的 光 點 退 縮 , 在 退 縮 到 一 定 程 度 後 一 道 直 徑 約 一 千 米 的 大 型 光 束 便 從 炮 口 中 射 出 。

一 道 帶 著 耀 眼 光 芒 但 是 象 徵 著 死 亡 並 可 以 把 經 過 的 一 切 物 質 蒸 發 掉 的 光 束 筆 直 地 向 著 地 政 聯 邦 軍 第 十 艦 隊 、 月 面 艦 隊 殘 部 還 有 那 兩 名 進 行 生 死 決 的 駕 駛 員 衝 去 ......

 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

正 當 那 一 道 光 束 衝 向 目 標 同 時 , 肯 特 忽 然 感 到 一 股 壓 力 , 接 著 他 便 驅 使 著 沙 撒 比 推 開 高 達 : 「 歐 文 ! 危 險 啊 ! 」

但 是 歐 文 看 見 敵 人 突 然 撲 向 自 己 , 所 以 反 射 性 地 以 光 束 劍 向 它 砍 去 。 但 是 眼 前 的 黑 色 MS 並 沒 有 閃 避 , 反 而 直 衝 過 來 將 自 己 與 高 達 一 同 推 開 , 同 時 沙 撒 比 的 左 臂 已 經 被 高 達 的 光 束 劍 砍 下 了 。

隨 即 便 有 一 道 巨 型 的 光 束 在 沙 撒 比 背 後 把 漆 黑 的 宇 宙 劃 開 了 一 道 裂 縫 , 而 高 達 駕 駛 倉 內 的 歐 文 看 見 這 道 光 束 後 才 知 道 那 MS 是 為 了 才 甘 願 受 了 自 己 一 刀 。

「 你 為 ...... 為 何 要 救 我 ? 」 歐 文 首 先 打 破 了 雙 方 的 沈 默 。

而 在 沙 撒 比 駕 駛 倉 內 的 肯 特 合 起 了 雙 眼 道 : 「 因 為 ...... 因 為 我 就 是 從 前 的 艾 歷 克 • 簡 勒 ...... 」
 

歐 文 聽 了 這 句 話 後 又 驚 又 喜 又 疑 惑 : 「 什 麼 ? 你 就 是 從 前 的 艾 歷 克 ? 什 麼 叫 從 前 ? 」
 

「 艾 歷 克 早 在 七 年 前 不 在 這 世 界 之 上 , 現 在 的 我 是 馬 爾 特 • 肯 特 ; 新 • 自 護 軍 的 領 袖 。 」
 

「 什 麼 是 從 前 ? 什 麼 是 現 在 ? 」

肯 特 嘆 了 嘆 氣 道 : 「 ...... 你 還 記 得 我 曾 經 對 你 說 過 要 為 死 了 的 父 親 報 仇 了 嗎 ? 」

「 是 的 , 但 是 你 後 來 為 何 加 入 了 反 聯 邦 政 府 的 奧 干 ? 殺 死 父 親 的 應 是 自 護 軍 才 對 。 」 歐 文 愈 聽 愈 覺 奇 怪 。

「 啍 ! 就 是 因 為 地 政 聯 邦 政 府 的 無 能 激 起 住 在 殖 民 衛 星 的 人 反 抗 , 父 親 才 會 在 達 拉 斯 事 件 中 陣 亡 的 ! 這 個 道 理 你 還 不 明 白 ? 所 以 殺 害 父 親 的 真 兇 是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! 」 肯 特 愈 說 愈 激 動 。
 

接 著 他 頓 了 一 頓 整 頓 一 下 心 情 才 道 : 「 其 實 早 在 泰 坦 斯 屠 殺 SIDE-1 三 十 號 殖 民 衛 星 時 , 我 便 知 道 不 推 翻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便 不 能 停 止 戰 爭 , 而 地 球 圈 所 有 人 也 會 被 戰 爭 毀 了 一 生 ; 所 以 我 便 加 入 了 奧 干 。 」
 

「 但 是 現 在 的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根 本 上 就 是 奧 干 , 但 為 何 你 現 在 還 會 進 行 反 聯 邦 運 動 ? 」

「 這 是 因 為 馬 沙 ...... 你 有 聽 過 ...... 聽 過 八 年 前 他 在 達 卡 的 演 說 嗎 ? 」

「 有 的 ...... 但 ...... 」

但 肯 特 打 斷 了 歐 文 的 說 話 : 「 『 人 類 向 宇 宙 開 發 , 地 球 便 得 以 避 開 人 口 的 沈 重 負 擔 。 然 而 , 進 入 宇 宙 的 人 類 因 生 活 圈 特 別 的 擴 大 ...... 為 何 無 法 相 信 因 進 入 宇 宙 可 使 得 人 類 的 能 力 得 以 擴 展 ? ...... 人 類 長 期 在 地 球 的 搖 籃 中 嬉 戲 ; 但 是 時 間 已 經 到 了 , 該 是 人 類 離 巢 自 立 的 時 候 來 臨 了 。 到 了 這 個 時 候 為 何 人 類 還 在 互 相 戰 鬥 , 不 停 地 污 染 地 球 ! ...... 地 球 已 精 疲 力 盡 ! 現 在 , 誰 將 這 美 麗 的 地 球 視 為 殘 渣 , 只 為 達 成 自 身 的 欲 望 , 就 跟 地 球 的 寄 生 蟲 般 黏 著 不 放 沒 什 麼 兩 樣 ! 』 」

他 道 出 了 多 年 前 化 名 為 古 華 特 羅 . 巴 茲 拿 的 男 人 在 達 卡 聯 邦 議 會 上 所 說 的 東 西 後 再 說 : 「 ...... 但 是 奧 干 的 高 層 人 員 也 是 和 當 時 的 泰 坦 斯 一 樣 , 只 為 了 其 本 身 的 欲 望 而 發 動 戰 爭 ...... 到 了 後 來 ,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比 之 前 更 為 腐 敗 無 能 。 他 們 的 靈 魂 明 顯 地 被 地 球 的 引 力 完 全 牽 引 著 , 他 們 根 本 沒 有 吸 取 到 教 訓 ! 靈 魂 被 地 球 的 引 力 牽 引 著 的 人 , 又 如 何 管 治 得 了 生 活 在 外 太 空 的 人 ? 就 是 因 為 這 樣 戰 爭 才 會 不 斷 爆 發 ! 人 類 才 會 生 活 在 痛 苦 之 中 ! 為 了 人 類 得 以 正 常 發 展 , 所 以 推 翻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是 必 要 的 ! 」

「 哥 ! 你 這 樣 發 動 戰 爭 又 不 是 與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的 一 樣 嗎 ? 這 樣 又 不 是 把 無 數 的 生 命 毀 掉 ? 你 還 是 收 手 吧 ! 」 歐 文 勸 道 。
 

不 過 肯 特 堅 決 地 說 : 「 不 ..... 現 在 是 不 可 能 投 降 的 了 ! 我 們 已 對 多 個 SIDE 許 下 承 諾 , 只 要 地 球 聯 邦 政 府 一 倒 台 他 們 便 可 以 得 到 自 由 , 我 又 如 何 失 信 於 人 ! 而 且 球 聯 邦 政 府 是 不 會 放 過 任 何 反 對 他 們 的 人 ...... 何 況 我 現 在 的 身 份 是 馬 爾 特 • 肯 特 , 我 是 肩 負 著 馬 沙 • 亞 茲 納 布 的 遺 志 的 人 , 加 上 我 是 一 個 軍 人 ...... 而 這 是 馬 沙 總 帥 對 我 下 達 的 最 後 一 個 命 令 , 我 必 定 要 完 成 它 才 行 ! 」

此 時 遠 方 出 現 了 三 道 由 MS 噴 射 器 發 出 的 閃 光 , 而 肯 特 的 通 訊 器 同 時 也 傳 出 了 一 道 聲 音 : 「 上 校 ! 你 沒 事 嗎 ? 」
 

肯 特 聽 了 後 又 驚 又 喜 , 喜 的 是 竟 然 還 有 人 在 混 亂 的 戰 場 中 找 他 , 但 驚 的 是 那 聲 音 便 是 應 在 右 翼 抗 擊 聯 邦 軍 的 亞 伯 拉 罕 • 穆 特 斯 : 「 穆 特 斯 ! 你 為 何 擅 自 脫 離 自 己 所 屬 的 戰 區 ! 快 點 回 去 ! 」
 

接 著 肯 特 關 掉 通 訊 器 對 歐 文 說 : 「 歐 文 , 你 還 是 快 點 走 吧 ! 那 三 部 MS 不 是 普 通 的 MS , 你 一 個 人 是 沒 可 能 打 勝 他 們 的 。 我 不 想 就 此 失 去 最 後 一 個 親 人 。 」

當 肯 特 說 完 此 話 後 , 沙 撒 比 的 右 手 放 開 了 高 達 隨 即 便 向 著 閃 光 發 出 的 方 向 飛 去 。
 

歐 文 與 艾 歷 克 雖 然 能 夠 再 次 重 逢 , 但 是 只 有 短 短 的 幾 分 鐘 他 們 又 因 一 些 特 殊 原 因 而 分 開 了 。 但 是 兩 人 心 中 都 覺 得 這 次 是 他 們 就 後 一 次 以 親 人 身 份 交 談 , 下 一 次 他 們 再 次 相 遇 時 兩 人 必 定 只 容 許 其 中 一 個 留 在 世 上 ......
 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

而 在 剛 遭 到 新 • 自 護 旗 艦 主 炮 攻 擊 的 地 政 聯 邦 軍 月 面 艦 隊 殘 部 與 第 十 艦 隊 遭 到 了 重 創 , 幸 而 第 十 艦 隊 的 司 令 古 德 里 安 上 校 把 大 部 份 艦 艇 都 分 散 開 , 所 以 第 十 艦 隊 只 有 兩 艘 格 拉 普 級 巡 洋 艦 遭 擊 沉 、 一 艘 作 戰 不 能 、 三 艘 中 度 損 毀 , 以 及 兩 艘 阿 加 馬 • 改 級 重 巡 洋 艦 輕 微 損 毀 。 但 是 第 十 艦 隊 也 無 力 再 向 新 • 自 護 軍 發 動 攻 勢 。
 

而 月 面 艦 隊 剩 下 來 的 兩 艘 麥 哲 倫 改 級 戰 列 艦 中 一 艘 遭 擊 沉 一 艘 中 度 損 毀 ; 七 艘 沙 拉 米 斯 改 級 巡 洋 艦 中 三 艘 遭 擊 沉 兩 艘 中 度 損 毀 兩 艘 作 戰 不 能 。 月 面 艦 隊 可 以 說 是 全 軍 覆 沒 的 了 。
 

在 第 十 艦 隊 旗 艦 的 戰 鬥 艦 橋 內 , 所 以 人 都 忙 於 確 認 艦 艇 的 損 毀 與 人 員 損 失 。 而 古 德 里 安 上 校 則 大 發 雷 霆 道 : 「 媽 的 ! 新 • 自 護 竟 還 有 這 些 東 西 把 我 們 打 得 這 樣 ...... 慧 絲 ! 通 知 所 有 部 隊 撤 離 戰 區 ! 再 打 下 去 也 是 徒 勞 的 了 ! 」
 

不 過 其 後 通 訊 兵 慧 絲 報 告 : 「 司 令 , 歐 文 中 尉 怎 樣 也 聯 絡 不 上 , 而 各 MS 部 隊 回 報 陣 亡 數 字 時 也 沒 有 中 尉 的 消 息 。 」
 

「 把 他 列 入 失 蹤 名 單 吧 ! 我 們 沒 有 時 間 搜 索 的 了 ! 通 知 各 艦 準 備 回 收 MS 部 隊 ! 回 收 完 成 後 全 速 脫 離 ! 」 古 德 里 安 表 面 上 雖 然 毫 不 關 心 , 但 是 他 心 裡 很 清 楚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根 本 沒 可 能 實 施 搜 索 。
 

突 然 虛 擬 螢 幕 前 一 道 MS 閃 光 飛 去 了 遠 方 , 而 負 責 MS 管 制 的 士 兵 隨 即 便 收 到 整 備 班 的 報 告 : 「 什 麼 ? 高 達 三 號 機 擅 自 出 擊 ? ...... 駕 駛 員 不 是 富 爾 博 上 士 ? 」

接 著 那 士 兵 轉 身 對 著 古 德 里 安 道 : 「 司 令 ! 該 如 何 處 理 這 件 事 ? 」

「 叫 二 號 機 去 追 吧 ! 」 古 德 里 安 愛 理 不 理 的 道 。

 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

此 時 歐 文 的 高 達 一 號 機 正 在 與 三 部 紅 色 的 MS 戰 鬥 , 而 那 三 部 紅 色 MS 就 是 亞 伯 拉 罕 • 穆 特 斯 率 領 的 「 AMS-120X-2" 居 勒 • 德 卡 賽 可 繆 試 驗 二 型 " 小 隊 」 。
 

雖 然 亞 伯 拉 罕 的 小 隊 的 機 體 性 能 比 不 上 歐 文 的 量 產 型 υ 高 達 試 作 一 型 , 但 是 他 們 都 是 合 作 多 年 的 老 拍 擋 , 加 上 這 時 高 達 除 了 光 束 劍 外 也 沒 有 什 麼 可 信 賴 的 武 裝 , 所 以 亞 伯 拉 罕 可 以 說 是 完 成 勝 券 在 握 。

「 嘖 ! 三 部 MS 對 我 一 部 算 是 什 麼 英 雄 好 漢 ! 」 歐 文 一 邊 閃 避 敵 人 的 攻 擊 一 邊 咒 罵 道 。

突 然 其 中 一 部 肩 膀 上 寫 著 「 001 」 字 樣 居 勒 • 德 卡 的 光 束 步 槍 再 射 出 一 道 光 束 , 並 且 一 擊 就 把 高 達 的 右 腿 打 掉 , 而 中 彈 的 衝 擊 力 令 到 整 部 機 體 在 無 重 力 的 宇 宙 中 旋 轉 。

而 在 駕 駛 倉 內 的 歐 文 則 被 旋 轉 得 差 點 兒 連 昨 天 的 早 飯 也 吐 了 出 來 , 但 是 一 波 未 平 一 波 又 起 , 另 一 部 肩 膀 上 寫 著 「 003 」 字 樣 的 居 勒 • 德 卡 手 握 著 光 束 劍 衝 了 過 來 。
 

幸 好 此 時 歐 文 及 時 把 機 體 穩 定 , 並 且 以 高 達 手 上 的 光 束 擋 住 了 敵 人 這 一 下 攻 擊 。 同 時 他 見 機 不 可 失 便 以 火 神 炮 向 敵 人 的 監 測 器 作 短 距 離 射 擊 。
 

而 在 那 部 居 勒 • 德 卡 的 駕 駛 員 正 是 整 個 「 AMS-120X-2" 居 勒 • 德 卡 賽 可 繆 試 驗 二 型 " 小 隊 」 中 最 急 進 的 伯 明 罕 • 穆 特 斯 , 這 次 攻 擊 他 原 本 是 希 望 在 歐 文 把 機 體 穩 定 前 了 結 敵 人 , 但 是 歐 文 所 用 的 時 間 比 他 所 預 算 的 時 間 快 , 以 至 令 到 歐 文 有 機 可 乘 。

「 什 麼 ? 哇 ...... ! 」 在 高 達 的 火 神 炮 的 密 集 炮 火 下 , 伯 明 罕 的 居 勒 • 德 卡 的 監 測 器 很 快 便 服 銷 了 , 而 伯 明 罕 在 全 方 位 駕 駛 倉 內 的 螢 幕 變 成 漆 黑 一 片 前 只 看 見 一 顆 子 彈 向 他 衝 了 過 來 , 而 他 則 很 自 然 的 舉 起 雙 手 護 著 自 己 的 臉 。
 

而 高 達 則 以 這 個 機 會 將 光 束 劍 插 進 敵 人 的 腹 部 , 而 居 勒 • 德 卡 的 駕 駛 倉 正 正 就 是 在 腹 部 , 伯 明 罕 就 這 樣 一 聲 不 響 的 被 插 進 駕 駛 倉 的 光 束 劍 蒸 發 了 。 而 伯 明 罕 的 居 勒 • 德 卡 隨 即 便 消 失 在 宇 宙 之 中 。
 

而 全 部 參 與 這 埸 戰 鬥 的 人 都 呆 了 , 特 別 是 伯 明 罕 的 兄 長 亞 伯 拉 罕 , 他 眼 前 的 景 象 正 是 他 最 不 希 望 見 到 的 景 象 , 一 時 間 腦 中 一 片 混 亂 。
 

當 他 想 到 弟 弟 陣 亡 後 , 腦 袋 原 由 一 空 混 亂 即 轉 變 為 悲 痛 與 憤 怒 的 交 織 : 「 ...... 你 ...... 你 竟 ...... 竟 然 殺 了 伯 明 罕 ! 我 ...... 我 就 算 拼 了 我 的 命 也 要 為 他 報 仇 ! 」

亞 伯 拉 罕 一 面 說 著 而 眼 眶 則 一 面 泛 著 淚 光 。 他 眼 睜 睜 的 看 著 他 弟 弟 的 MS 被 光 束 劍 刺 穿 , 而 他 那 時 什 麼 也 沒 有 做 到 ......